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牛背文化 >>文苑

牛背马帮
  发表日期:2011年7月8日  共浏览2100 次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徐家道

 

路有尺把宽,上山如爬竿;

遇到悬崖处,哪敢朝下看;

一旦脚踏空,不亡也得残。

这是对通往牛背梁山顶骡道的生动描绘。

牛背梁主脊海拔2802米,崖壑交错,山势蜿蜒,榛莽密布,地形复杂,开发牛背梁国家森林公园,建筑材料的驮运成为摆在公园建设者面前的一大难题,骡子队便成了驮运路上的“主力军”,在牛背梁的崇山峻岭之间书写了当代驮运传奇。

云雾亲吻着丰腴的田野,亲吻着一道道高山峻岭,一潭潭明净的水,一条条险狭的山路,一顶顶彩条帆布蓬,在浓绿的树林中隐现,在夏季的雨后淡淡云雾里洇漫着。2009年夏季,我们专程前往牛背梁施工现场,多次跟随马帮爬上牛背梁,亲眼目睹了它们历尽艰辛,在崇山峻岭踩出了一条条艰险之路,也踩出了见证了它们的顽强、坚毅拼搏的精神。

“嗒嗒嗒,嗒嗒嗒……”清脆的蹄声响彻在牛背梁的山间,一匹匹高大壮实、或黑或棕的骡子在崎岖山道上负重前行。五十多名赶骡人、一百多匹骡子,蜿蜒的山路、流动的音符。牛背梁山高谷幽,林密路陡,蜿蜒的山道到南天门有6100多米,要经过五架山六条沟一百多个道弯。那两米一弯,三米一拐的陡坡完全就是倒“N”形,山道狭窄得只能通过一匹骡子,赶骡人也只能是在“鞍前骡后”一路迂曲而行。踩着骡子那深深浅浅的脚印,不知这些或深或浅的脚步承载了多少人的梦想,延续了多少代人的声音,又拉近了多少人或远或近的距离。一路抛洒下的驼铃声和吆喝声又包含了骡马和赶骡人几多辛苦呢?那一个个蹄印也许就是唐诗宋词的诠释

远远望去,穿梭在陡坡险路上的骡子队无疑是牛背梁建设中最靓丽的一道风景。骡子的眼睛,骡子的耳朵,骡子漂亮而富有精气的鬃毛,奋蹄向上的姿态,虽然山路坎坷,骡子们背着几百斤重的水泥、石条、沙石,走得还是四平八稳、波澜不惊,一点也不让人操心。还有背上那两个大大的筐,在摄像机的镜头下都充满了活力。

在牛背梁,骡子每天的工作时间一般都在10个小时以上,它们一个跟一个顺着山路向上攀爬,从山上一眼望去,骡子背上伤痕累累,有的结了痂,有的痂又给挣破了不断渗出血来,蚊子牛虻都扒在伤口周围吸血。它们不时甩动健壮的尾巴,驱赶那些嗡嗡响的蚊虫。偶尔也有个别骡子被路旁的草儿吸引,忍不住停顿下来,忙里偷闲啃食几口,让人想到“打牙祭”这个词儿。歇下来时,这些“驮运能手”也会撒着欢,忘情地啃着地上的草儿。我想,如此繁重的体力劳动,它们也一定需要补充一下身体的能量了。

骡子憨厚,能吃苦耐劳,但更有让人意想不到的灵性。一位年轻人告诉我们,不管山怎么高,怎么陡,只要有路,骡子就能把东西驮上去。而且只要带着骡子走一次这条路,骡子就能自己认路,自己把材料驮到指定地点,人只要在目的地帮它卸一下就可以了。

正在这时,公路边一匹正在驮运石子的骡子突然双脚抽搐瘫倒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骡子的背部和腿部多处磨破了皮,伤痕累累。过路群众见状,无不同情这头在烈日下做着苦工的牲畜。

骡子的主人拉着绳子,企图让骡子站起来,但它趴在地上动也不动。当赶骡人卸下骡子背上笨重的铁架和工具箱时,它才艰难地爬起,但浑身仍在颤抖。赶骡人说,这头骡子今年3岁,它主要的工作就是把材料从山下驮运到山上,路程约2里,一天要驮10趟,每趟驮运的货物重量为400斤。

当过路人们责问赶骡人为什么把骡子累成这样时,他作了一个难以令人信服的回答:“骡子不是累趴下了,而是受到别人的挑唆,才罢工的。”他说:“因为骡子很有灵性,会听懂人的话。刚才有一位路人对它说,这么热的天,你这个傻瓜怎么不驮少一点?骡子听后就趴下了。”听了赶骡人的辩解,我感到难以置信,但转念一想,骡子长年和人相处,这点灵性,恐怕是不容置疑的。这也让我对骡子更加刮目相看了,这种集憨厚与顽皮的个性于一身的动物,比单纯温顺的动物,更让人感到可爱。

骡子还有一个可爱的特性,就是脾气倔强。有一件关于骡子的趣事:一个小伙赶骡子时,那头骡子扭了性子,不走了。无论小伙子怎样使劲鞭打,骡子还是坚持它固执的脾气,一步也不肯向前走。这时,一位路过的老和尚看到这情况就告诉小伙子:“慢打!慢打!骡子闹脾气时,有经验的主人,不会拿鞭子打它,那样只会让情况更加严重。”

小伙子忙问:“那该怎么办呢?”

老和尚说:“你从地上抓起一把泥土,塞进骡子的嘴巴里。然后,你再驱赶它,它就会往前走的。”

小伙子好奇地按照老和尚的话一试,果然骡子迈步了,就问老和尚其中道理,老和尚微笑着解释道:“道理很简单,骡子忙着处理口中的泥土,便会忘了自己刚刚生气的原因。这种塞泥土的做法,只不过是转移它的注意力罢了!这个方法用在骡子身上有效;同样也适用于人发脾气的时候……”

一位年龄较大的赶骡人说:骡子也有雌雄之分,但是没有生育的能力,它是马和驴交配产下的后代,分为驴骡和马骡。公驴和母马交配,生下的叫“马骡”,如果是公马和母驴交配,生下的叫“驴骡”。马骡个大,具有驴的负重能力和抵抗能力,有马的灵活性和奔跑能力,是非常好的役畜,但不能生育。公骡脾气大,不容易制服,所以也要经过阉割,阉割过的骡子就变得温顺了。它不仅耐力很强,一次可以驮200公斤重的货物,在山路上行走,动作灵敏,被称作是山路上的“骆驼”。 在骡子身上,结合了较多驴的优点和一部分马的优点,它不仅耐力很强,力量较大。在牛背梁这样陡峭的山崖上行走,骡子更能大显身手,它吃苦耐劳,默默无闻,从古至今,骡子一直是憨厚老实、艰辛创业的代名词。

骡马行进的队伍里也有自己的领导,那就是头骡、二骡。它们是一支马帮中最好的骡子。马帮一般只用母骡作头骡二骡。马帮们的说法是,母骡比较灵敏,而且懂事、警觉,能知道哪里有危险,而公骡太莽撞,不宜当领导。“头骡奔,二骡跟”,将整个马帮带成一条线,便于在狭窄崎岖的山路上行进。在整个马帮队伍的最后,还要有一匹十分得力的尾骡。它既要能紧跟上大队,又要压得住阵脚,使一大串的马帮行列形成一个整体。

这支四川骡队有270多头骡子,由一家12口人,同骋请的50名工人看管。领头的人叫尹书禄,伙伴们戏谑他为“骡子王”。我们见到他时,他正在给一头右前蹄扭伤的骡子抹药。尹书禄今年55岁,但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老许多。他是四川西昌人,今年四月九日从西昌带着骡队来柞水的。

尹书禄说,一头骡子平均寿命大概是40岁,可以一起“共事”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正因为如此,每一个骡子主人对骡子都有着深厚的感情。“这些骡子都很听话,这些年跟我走南闯北,很能吃苦,400多斤重的骡子能驮500多斤的货呢!它们已跟我走南闯北10年啦,老伙计了。”尹书禄一边怜爱地用手轻轻捋着那匹受伤的骡子背上的毛,一边动情地说,“要是哪只骡子的蹄子扭伤了,痛在它身上,也痛在我心里……它们长年给我们干活,是我们的忠实朋友。骡子也是通人性的,它只是不会说话而已。”骡主人对骡子的喜爱之情溢于言表。

我们和尹书禄在山脚沙石堆旁说着话,忽然听到了一阵“嗒嗒嗒”的蹄声,抬头一看,骡子队从陡峭的山坡上逶迤而下。尹书禄笑了:“我的队伍回来了。”

主人摸摸它的头,拍拍脖子,理一理,牲口就会自己摇摇头,摆摆尾,吹吹鼻子。此时无声胜有声,人畜相通,非常融洽。在起脚时主人一叫,牲口就来,端(抬)驮子时,主人叫“接!接!”它就会自动钻到驮子下接驮子。从这些细节可看出人畜情深难舍。

骡子队的师傅们正手脚不停地往骡背上的箩筐里装石料、捆石条、水泥,那麻利娴熟的动作、“哼哼哇哇”的驱赶声将我们的记忆从影视作品中带到了现实。每头骡子的背上都背着两个大筐,那是用钢筋焊成格子状,装沙石的筐里面衬上塑料布。细瞅之下,每头骡子的背上,或多或少都有疤痕,尹书禄轻轻地抚摸着一头骡子的疤:“这是连接两个大筐的鞍子与骡背长期摩擦后留下的,开始皮破肉烂,年长日久就形成了老疤,就像人手上的老茧一样。”几十匹骡子,它们正睁大着眼睛,用充满疑惑的眼神盯着我们,显然对我们的到来感到吃惊。我们用相机直愣愣地对着它们,它们居然毫不羞怯,毫不反感,反而摇头晃脑,摆出各种姿势,也不怕浪费表情。或许它们也知道,哪天的报纸上、杂志上或网络中会是它们一幅接着一幅的“玉照”吧。

说到收入,赶骡人说:“养骡子谋生也还行,比打工强。这次的活儿比较大,骡子运了六个月,他们一天最多可以跑10趟,上南天门只能跑两趟。一头骡子值一万多元,有时难免有累死病伤的,甚至有掉沟里摔死的。干活时每天要吃15斤精料,30斤草料。一年下来每头骡子要投入4000多元钱,不过,从四月到现在,这些骡子平均一头差不多赚了四万多元。有活干的时候,每头骡子平均一天大概能有100200元钱收入,养骡子赚的钱比人在工厂打工是要高一点的。‘骡帮’的生活是辛苦的,要想靠干这个赚大钱似乎是不可能的。运一次病骡子回家要雇一辆大货车,走这一趟就是1万元钱,相当于骡帮差不多一两天的收入。”

我们一路追随几帮骡队,感受到了骡队的辛苦。到了山腰、山顶,骡子驮运的沙石、水泥、石条,在师傅们“一抬”、“一举”、“一掀”、“一倒”和骡子“低头”、“举首”的漂亮配合下,在了目的地——各个标段。骡子那扑闪着的睫毛分明在告诉我们,瞧,我又走了一趟了。瞅着堆得小山般高的沙石,听着骡马粗重的喘息声,眺望远方雾霭中忽隐忽现的景点,我顿悟,骡马背上驮着的不仅仅是沙石,更是开发旅游的重担,为了旅游事业,它们用脊背驮出了希望。是它们把最美的风景驮出了大山,让人类的生活更加美好充实。

赶骡人行走在深山老林之中,住在山坳里搭建的临时窝棚里,喝的是山溪水,吃的粗粮淡饭。几十名赶骡人坐在石头上天南海北地谝着闲传。他们“搭对”蜷缩在窝棚里,有时半夜里狂风四起,窝棚被风刮得呼啦啦的响,睡不着了,就索性点上烟卷……

一路追随,一路等候,体验一路的辛苦,感受一路的快乐……步出这个被骡马点缀的牛背梁,迎着一路轻拂的山风,颇觉意犹未尽。

负重前行的骡子队,越过了望不断的盘山险道,那留印在牛背梁上的足蹄,已幻化成一种崇高的创业精神。但愿他们所走过的每一处沿途壮丽的自然景观都能激发其潜在的勇气与力量,用他们的心血和汗水开创出一条通往康庄大道的生存之路、探险之路、人生之路。

回眸被青山绿水环抱着的麻石踏步,水泥栈道。远眺高山上那优美风光,在一层薄薄云雾的拥抱下,平添了几丝神秘和幽静,但这个“骡帮”却透过这层薄雾一直闪现在我眼前。那圆而大的瞳孔,粗而长的睫毛,高而尖的耳朵,还有浑身上下透着的那股独有的精气。高山上无声的音乐与城市里悠扬的乐章正自得其乐地填满生命的真空,相得益彰地演奏着独特而极富韵味的和谐音符。

 

 


上一篇:走进牛背梁
下一篇:山清水秀惹人醉


·专题1信息无

·专题2信息无
 
 · 图说景区 [30590]
 · 牛背梁国家森林公园 [16991]
 · 周边食宿 [15796]
 · 公园简介 [15121]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专题报道 | 图片新闻 | 留言咨询 | 投诉举报|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 陕西牛背梁生态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2005-2010
地址:陕西省柞水县营盘镇朱家湾村 邮编:711400
电话:0914-4283666 邮箱: nblpark@qq.com QQ: 2405083129 点击可对话
页面执行时间:1,761.719毫秒  [后台管理]